东江网热门内容: 东江时报 今日惠州 东江传媒 图片聚焦

景泰蓝大师担心后继无人:手工艺者不足2000名

时间:2017-02-12 19:06   来源: 东江网    作者:余梓阳

景泰蓝一直在藏家的心中占领重要身份,自古就有“珍藏若无景泰蓝,藏尽天下也徒然”之说,明清两朝的景泰蓝、搪瓷彩等尤其受追捧,在各大拍卖会上一再出现千万元天价。2010年秋拍,一对“清雍正御制掐丝搪瓷双鹤香炉”以1.295亿港元落槌,创下了掐丝搪瓷器的世界拍卖纪录。然而,有专家透露,如今中国从事景泰蓝工艺的人员缺乏2000人。作为中国工艺品技艺的一绝,景泰蓝的发展面对怎样的挑战?将来该如何权衡景泰蓝的珍藏价值?本期名家话珍藏栏目专门邀请了来自北京的两位景泰蓝巨匠和资深景泰蓝策展人来分享出色概念。

谈近况:最担忧后继无人

羊城晚报:景泰蓝作为中国的知名特种金属工艺品之一,到明代景泰年间这类工艺技术制造达到了巅峰。传承至今,景泰蓝的发展情况如何?

丁明鸿:目前景泰蓝的发展态势比较好。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选景泰蓝《喜凤瓶》为国礼赠给了当时的韩国总统朴槿惠;APEC期间,中国政府送给各经济体领导人的礼物中也有一件名叫“四海泰平承平”的景泰蓝;2015年,国际纪念反法西斯成功70周年,中国赠予给联合国一个“和平尊”景泰蓝。可见景泰蓝已经成为国家顶级礼物,后来,北京工美集团也将“国礼”作为景泰蓝的卖点,将其进一步推向市场,使大众进一步了解这类传统宫庭艺术的特色,景泰蓝的市场认知达到了爆发性的高点。与此同时,景泰蓝国际国内的影响力也在飙升。另外一方面,国家层面特别珍视工艺美术创作,赋予景泰蓝制造在政策、资金上的赞同,这也激起了工艺巨匠源源陆续的创作活力。

李佩卿:上世纪80年代,北京有很多传统的工艺美术厂缘由是经营不下去破产了。很多工艺美术巨匠都是那时从国企出来纷纷成立工作室,巨匠们能够依据自己的懂得来施展艺术制造力,制造更多既相符审美需求也相符市场需求的作品,让市场活跃起来。

羊城晚报:景泰蓝发展迎来了繁华,那么存在的问题主要有哪些?

丁明鸿:目前活跃在景泰蓝创作一线上的就七八位巨匠,有的已经接近80岁了。目前的问题是,进入这个行业的人愈来愈少了。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踏入这个行业。

李佩卿:做景泰蓝要耐得住贫寒、耐得住孤单。常常做一件作品就要几个月,甚至一年两年,倾泻大批的血汗,作品什么时候能够卖出去都是不确定的。

干这一行,能够说15年才小学毕业,30年才大学毕业。景泰蓝的制造是依照一道一道工序来的。首先是设计,以后是制胎、掐丝、点蓝、烧蓝、磨活、镀金。学会一道工序就要消费很长时间,像我这样同时会点蓝和制胎两道工序的都很少见,很多师傅平生也就会一道工序。每道工序都要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做。假如一道工序疏忽了,前面的尽力也就空费了。所以说景泰蓝是一个团体智慧的结晶。

关于年轻人而言,这些工序是特别繁琐和死板的。很多孩子到我那边学了两三年,就分开,保持不下去了。我们目前最担忧的,就是后继无人的问题。

粗略预算,目前在做景泰蓝的人员总共还缺乏2000人,巨匠也就十来位。虽然有政策和资金上的赞同,然而乐意静下心来学景泰蓝工艺的人其实不多。虽然说目前在我的工作室里干活的有十几个人,然而就这么点人,关于传统文化的传承还是微缺乏道的。

谈创作:继续传统与创新并举

羊城晚报:如今景泰蓝在创新和传承方面有哪些新亮点?你们个人的艺术寻求是怎样的?

丁明鸿:景泰蓝在创作上主要有三个方向:一是传统的宫庭艺术作风,景泰蓝在历史上一直都是皇家重器,目前继续延续这类作风;另外一种是创新线路,也就是将其他艺术制造性地跟景泰蓝联合,好比把绘画应用到景泰蓝上,将青花、粉彩等和景泰蓝联合;第三个方向是将景泰蓝延长到适用器具上。

我个人比较爱好创新,在青花、粉彩与景泰蓝的联合方面也做了一些试探。2008年,我做青花系列,就专门选择一些既有传统陶瓷饱满感到,又有现代感的器型,在上头掐丝创作了青花纹样。2013年时我创作的“瑞芝洋花缠纹尊”就是将景泰蓝和乾隆粉彩官窑器相联合。

李佩卿:目前景泰蓝能够创新的一个重要的基础是颜料颜色变多了。之前的景泰蓝以青铜器的外型为主,以蓝色为主,再辅以明黄、红色等,差不多有七八种颜色。做景泰蓝的颜料是从硅酸盐材估中提掏出来的,之前主要由国别传出去,目前我们自己也在渐渐研究,虽然发展比国外慢。可是目前整体上有了上百种颜色,这才有了变化的基础。

说到创新,我之前做过一个6.8米高的塔,这里面就要牵扯到构造学、力学的知识,会有更多的技术含量。我的“心语”作品获2012年北京工艺美术创新设计大赛一等奖。这个作品中,我设计了两只象征爱情的天鹅,又联合中国传统文化,上头的掐丝图案一红一绿,都是心形图案搭配百合花图案。这个作品是用景泰蓝工艺做成的,但出现出来的外型、用色等已经彻底跳脱了传统的景泰蓝作风。这也是我的创新方向,以宫庭艺术为底,融合现代艺术。

谈珍藏:产量有限仍处价钱凹地

羊城晚报:景泰蓝的艺术价值在哪里?

丁明鸿:景泰蓝一直以来都是皇家重器,是中国宫庭艺术的代表。之前一直都是宫庭出品,很少流到民间,数目比较少。

李佩卿:跟磁器不一样,磁器是一批一批地烧制,一次能够出来上百个。景泰蓝一个炉子只能烧一个。工艺注定了它在产量上是提不上去的。虽然数目少,但通过代代的传承和发展,目前景泰蓝的种类和花样都很丰富,景泰蓝拥有深厚的文化沉淀和历史内涵,就是它的艺术价值。

羊城晚报:最近几年来景泰蓝的价钱走势如何?

李佩卿:整体上是愈来愈往上走。之前我的一件差不多50厘米高的作品,通常买价七八千元,目前要四五万元。目前做景泰蓝的人愈来愈少,再过十年八年,假如缺乏新的工匠参加,好的物品也会愈来愈少。

丁明鸿:我的作品中,那些传统的宫庭艺术作风的,近年从几万涨到十几万的也有。新品涨幅略微慢些。目前的制造工艺是在陆续提高的,之前的景泰蓝,用料特别粗拙,腐蚀也很严重,不像目前,原料的物理颗度能够提高到150目,这样做出来的制品砂眼也愈来愈少了。而随着景泰蓝质量的提高,将来景泰蓝的投资机遇会更大。

谈仿冒:阻碍市场健康发展 早晚会被淘汰

羊城晚报:《喜凤瓶》被当作国礼送出去后,市面上有无出现仿冒,怎样对待这类现象?

李佩卿:《喜凤瓶》是我的工作室设计制造的。当时我们给国家有关部门供货,做了一对:一只祥龙一只喜凤,后来喜凤被挑选为国礼。当时在制造喜凤瓶时,我用色特别勇敢,共用了几十种颜色,假如不是被挑选为国礼,也会是一个畅销作品。

喜凤瓶被送出去后,就有很多厂家随着做,甚至有一些说是自己的作品。然而其实还是能够辨别出来的,我们自己创作时倾泻了大批的血汗,特别重视作品整体的协调,而一些仿冒的产品,干活很粗拙,细心看,连凤凰的容貌都没有做好,并且仿冒品卖得也很廉价,有些“喜凤瓶”在市场上才卖到3000元。

我们搞艺术创作的,没有那么多时间精力去跟这些仿冒产品斗争,然而,这类现象也阻碍了景泰蓝的健康发展,乐意做设计做原创的人愈来愈少,这是纰谬的。可是我信任,缺乏制造,仿冒和批量生产出来的物品,会渐渐被市场淘汰。

不只是京城范儿景泰蓝在南方也走俏

作为主要在北京区域生产的工艺品,景泰蓝可否获得南方珍藏市场的承认?

屡次举行景泰蓝展的策展人谭伟彬表示,2004年时展出的景泰蓝作品,仍有很多砂眼,铜丝衔接不上等质量问题,产品款式陈腐,并仍以模拟宫庭用品为主。那时景泰蓝刚转型国内市场,珍藏人士请求很高,希望景泰蓝创作要有冲破,设计作风在保存皇家庄严的同时,款式上也要更接地气才能够生计。

通过这十多年,景泰蓝有了质的飞跃,砂眼基本看不到了,搪瓷釉在烧制后也看不到“掉泪”,掐丝工艺、点蓝工艺登上历史高峰,质量达到甚至超出宫庭藏品,颜色方面更是景泰蓝发展史上最为丰富的。

使人欣喜的是,珠三角珍藏喜好者关于景泰蓝,也从不认知到接受与喜爱。去年一名玩红木的佛山珍藏家,看到北京景泰蓝之精巧,一口吻购进六件国巨匠省巨匠的中小作品,总金额还不需求十万。由此见,等大环境好转,景泰蓝在南方市场的潜力不可疏忽。

值得关注的是,景泰蓝的价钱也一路上升。谭伟彬介绍,2005年,被誉为“燕京八绝”之一的北京景泰蓝名家精品——一只高40厘米不到10000元的夔纹瓶,现价值50000元。中国工艺美术巨匠米振雄2008年为庆贺开国六十周年而做的“盖碗瓶”,在广州首发时12000元,现时这件经典作品已经是30000元。

谭伟彬以为,景泰蓝制造繁复,一只瓶光是零部件少则千个,多则数万个,每根铜丝都是手工制造组合而成,仅点蓝这关键技术,没有三十年以上的经历是做不出精品的,目前年轻人很少干这个活,在景泰蓝的制造车间,基本都是四五十岁以上的中年技师。慢工出粗活,一名巨匠一年也只能出几件作品,所以景泰蓝市场升值潜力值得看好。

拍场风向标

明清景泰蓝频现天价 现现代作品仍处价钱凹地

香港佳士得在早期景泰蓝的拍卖上具有开辟之功,在1994年5月的春拍会上,一件高115.5厘米的乾隆鎏金铜掐丝搪瓷塔形大香筒即以128.5万港元成交。

如今掐丝搪瓷器在欧洲和香港的行情接近,香港是主要市场,高价位的搪瓷器大部分都在香港成交,大藏家主要集中在欧美和港台。

从历次的交易来看,除过传统的经典器型,如瓶、碗、壶等,一些特别外型的器物,也遭到投资者关注。在2007年巴黎佳士得的拍卖会上,一件“清乾隆掐丝搪瓷鹦鹉连雀笼”就以超出估价约30倍的204.8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050万元)拍出。

景泰蓝作为传统中国宫庭艺术的典范代表,蕴涵高尚、华丽的艺术作风和特质,是值得珍藏的艺术品。如今市场上明清时期的孤品已经令很多投资者难以企及,可是,最近几年现代工艺美术巨匠的景泰蓝的珍藏仍处于凹地,很多巨匠的作品才在1万元左右,有很大升值空间。随着巨匠们年事已高,作品削减,艺术成就上升到泰斗级,价钱也将陆续爬升。从投资升值的角度说,投资者能够从这些现现代巨匠的作品入手。

值得留意的是,受国际行情上涨的影响,国内近两年明清掐丝搪瓷器的仿造品触目皆是,大批涌向拍场,海外回流品也罕见。

需求提示的是,因为景泰蓝明清以来就属于宫庭御制品,数目有限,大部分非专业的研究人员只能从出版的图录上了解,普通人很难辨别。所以,关于普通大众来讲,想珍藏投资景泰蓝,必定要多学习了解景泰蓝的知识,慢慢提高辨别水平。

藏家指导

如何辨别景泰蓝?

景泰蓝VS磁器

景泰蓝正名叫“铜胎掐丝搪瓷”,俗称“珐蓝”,也叫“嵌搪瓷”,是一种在铜质的胎型上,用柔嫩的扁铜丝,掐成各类花纹焊上,然后把搪瓷质的色釉填充在花纹内烧制而成的器物。因在明代景泰年间风行,制造工艺比较成熟,应用的搪瓷釉多以蓝色为主,故得名“景泰蓝”。

磁器则是一种由瓷石、高岭土、石英石等构成,外表施有玻璃质釉或彩绘的物器。

结论:景泰蓝不是磁器,二者从原料到工艺都是不一样的。

景泰蓝VS 画搪瓷

搪瓷是古代琉璃的一种,搪瓷工艺始于东罗马帝国拜占庭,在12-13世纪向世界传播。搪瓷器主要有两种,一是源自波斯的铜胎掐丝搪瓷,约蒙元时期传到中国,明代开始大批烧制,后世称其为“景泰蓝”,另外一种是来自欧洲的画搪瓷工艺,相同是以金属做胎,但无需掐丝,用五彩缤纷的搪瓷釉绘饰图案,烧制而成。

结论:景泰蓝和画搪瓷都是搪瓷工艺的种类。一切的景泰蓝都能够叫搪瓷,但不是一切的搪瓷都能够叫景泰蓝。

景泰蓝 VS七宝烧

景泰蓝是中国的特种工艺品,七宝烧则是日本的特有传统艺术。七宝烧分为有线七宝烧和无线七宝烧。有线七宝烧是一种掐丝搪瓷,但跟景泰蓝不一样,掐丝用的是银丝。无线七宝烧是画搪瓷的一种,用搪瓷直接涂画在金属胎上,烧制后显色,用的也是玻璃釉,烧制出来后有玻璃光泽感。

结论:景泰蓝和七宝烧有历史渊源,都属于搪瓷。但二者在工艺和原料和绘画花纹上都有不一样的民族特色。(记者 孙晶 陈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