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网热门内容: 东江时报 今日惠州 东江传媒 图片聚焦

梦中的橄榄树(六)-卡萨布兰卡,情商低是硬伤

时间:2017-02-12 20:08   来源: 东江网    作者:牧晓
梦中的橄榄树(六)-卡萨布兰卡,情商低是硬伤

看过埃及的清真寺、伊斯坦布尔的清真寺后,对清真寺的结构已经比较熟悉了,可是卡萨布兰卡的这座哈桑二世清真寺的大厅对比我之前看过的那些清真寺来讲,更加金碧光辉。随着导游走了不到20分钟已经熟悉到,以我的英文水平,仍然是不够跟上英语旅游团的,她讲授的大部分外容我只能听懂50%到60%,再加上心有旁骛的拍照,就基本上抓不住重点了。我和苏珊于是跟大部队越离越远,只有七米还在认真听讲授。

这个清真寺值得观赏的也就两处,一个是金碧光辉的大厅,另外一个是地下信徒们洗手祷告的厅。导游正在讲授那个状若蘑菇的大理石装配是洗手池,溘然前面一片凌乱产生了事故。原来一名年纪较大的白人老太太游客溘然间晕倒在地,旁边同团的游客们忙着叫保安和救护车。我们的导游于是过去处置事故,把我们这个团的人就扔下不顾了,我和苏珊原来也没怎样听讲授,就拉上七米专心去拍照了。

碰到今天的事故不由想起在土耳其卡帕多西亚加入绿线一日游时也曾有位老年女性游客晕倒,大家出门远足真的要珍重身材。另外一方面,又说到价值观。有位朋友说过,60岁是人生最好的年纪,缘由是刚刚退休,没有工作的压力了,子女也工作了,尚没有孙子女,能够好好享用一段自己的人生。而我一直认为,享用人生这件事,应当从今天、此刻、这一分钟做起。简爱说“人活着就是为了历尽艰苦”。平生这么短,有那么多我们所不能够掌控的事情,不如意十之八九,那么,既然已经很苦了,何不趁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尽自己所能享用。为什么要比及鹤发苍苍60岁今后才开始享用人生呢?而所谓年轻,也未必仅指20几岁的青春年华,每天都是余生中最年轻的一天,当我们身材康健,经济要求许可,尽量的多做自己爱好的事吧。

梦中的橄榄树(六)-卡萨布兰卡,情商低是硬伤

对清真寺最好的印象,就是空阔广博。我们找了一处最好的阳光,在拱门前拍了许多舞蹈动作的照片。摩洛哥毕竟是个开放先进的阿拉伯国家,卡萨布兰卡毕竟是摩洛哥最大最发达的城市,我们这样在清真寺门前卖弄风骚,也并没有人来怒斥或阻拦我们。有位僧人途经也许认为我们的动作可笑,还举起双手双脚模拟我们的模样笑嘻嘻等我给他拍照片。

梦中的橄榄树(六)-卡萨布兰卡,情商低是硬伤

又有一名英俊萧洒的大叔来与我们攀谈,说他是加拿大籍伊朗人,看我们三个中国女生特别美丽,想与我们合影。我们就怅然赞成与他合影,他说他带了家人来摩洛哥玩耍,观赏各类清真寺,问我们都去了哪里看到了什么。大家开高兴心的聊了一会,大叔优雅的跟我们离别,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过了一阵我们仨溘然意识到帅大叔是否专门来与我们搭赸的,并且适才他用手机拍的那张四个人自拍的合影是何等成功啊,我们居然没有要求留一个大叔的联络方法,想要照片也没机遇了。不解风情绝对是气质,情商低是硬伤。

梦中的橄榄树(六)-卡萨布兰卡,情商低是硬伤

因为在卡萨布兰卡只有今天上午这么半地利间,我们从哈桑二世清真寺出来已经11点半,马上打车去了rick’s coffee(里克咖啡馆),就是电影《卡萨布兰卡》中里克与艾尔莎重逢的咖啡馆。卡萨布兰卡这座城市之所以知名,90%的缘由是那部电影。这家咖啡馆也许是整座城市中消费最高的咖啡馆兼餐馆了,门口的服务生穿戴西装背心,领位员文质彬彬,这个世界的一切优雅,都与金钱有着不可朋分的关系。

梦中的橄榄树(六)-卡萨布兰卡,情商低是硬伤

若说装饰,里克咖啡馆算不上何等高大上,因为时间太早都不饿,我们点了三个前菜,口胃在一切的中餐馆中实属普通,倒是餐后的蛋糕和冰激凌苹果派有些惊喜。这家咖啡馆一共两层楼,我们所在的期间楼上楼下一共坐了7、8张台,倒有一半是亚洲人。继日本人以后,中国人已经成为世界旅游新力量,在欧美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人眼中,也会认为亚洲人真有钱吧。我们本认为里克咖啡馆中会一直有大屏幕循环播放电影《卡萨布兰卡》诟谇老片,没想到人家根本没有大屏幕,不愿满足全球各地来复古的游客的期盼。

梦中的橄榄树(六)-卡萨布兰卡,情商低是硬伤

其实我的火车票的后半程(前半程艾西拉-卡萨布兰卡,后半程卡萨布兰卡-马拉喀什)的时间是正午12点半发车,但假如我按这个时间去赶火车,今天就跟本不会有机遇来里克咖啡馆与七米和苏珊共进本次远足的最后一次午饭。凭着对摩洛哥人民的信任,我就故意没去赶火车,计划拿着我这张车票硬上下午2点半的那班车。从里克咖啡馆出来已经1点半钟,打车回到酒店退房取行李,在酒店大堂与七米和苏珊拥抱离别。她们俩今晚6点的飞机回香港,我则打车去火车站计划坐2点半的火车回马拉喀什。匆匆的离别来不及伤感,并且三个人都认为这毫不是最后一面,我们今后必定还会相约远足,必定会在这世界的许多地方,再次相遇。

梦中的橄榄树(六)-卡萨布兰卡,情商低是硬伤

达到火车站几乎没有等待,2点半那趟车就到了,一个年轻小伙子站在车箱门口查票,我拿着票面时间正午12点半的车票心虚得很。果真小伙子看到我的票非常为难,还没有决定让不让我上车的时候,一名年长些的大叔穿戴相同礼服出目前我眼前,看了我的车票说我这是晚了,没遇上我该坐的那趟车。我说对,确实晚了,能坐这趟车走吗?大叔说尽管能够坐,但不能够坐一等车箱,缘由是一等车箱的坐位都是固定的,我只能去二等车箱,或许花钱补一等与二等之间的差价。我说好吧我补差价,先上车再说。

上车后大叔让我站在两节车箱之间等待,转眼消失不见。我等了一会实在累了,就随意走进一节包厢坐下了,果真不到10分钟那位大叔就来查票,又把我叫到包厢外的过道等着,再一次消失不见。我拖着一切行李站在过道里,被过往乘客抱怨太挡道,但是大叔一直不来。为难的站了足有10来分钟,另外一名面色和气的穿礼服大叔通过,问我为什么站在过道里,我把票拿给他看,已经没有力量解释。大叔看罢我的车票摇了摇头,表示我随着他走,我认为这下是去交钱,没想到他带着我走过一个包厢又一个包厢,最后发现一个包厢中有一个空坐位,就让我出来坐,然后走掉了。于是,我买的从艾西拉经卡萨布兰卡换车去往马拉喀什的火车票,根本就没有乘坐两程中的任何一趟车,横竖只需方向对,见车就上也是能够坐进一等车箱的,摩洛哥铁路真好。

梦中的橄榄树(六)-卡萨布兰卡,情商低是硬伤

我坐的包厢中已经有5个人,我身旁是一对年逾60的夫妻,男士见我进了包厢马上站起身帮我将箱子放上头顶的行李架,女士特别优雅的对我微笑打召唤。他们来自南非,女士是法国人崇奉穆斯林,男士是印度裔崇奉印度教,这样的爱情着实使人爱慕。整体来讲,中国人与非华裔攀亲还是比较少的,而一个法国人是怎样爱上一个印度人的呢,背后必定有一个勾魂摄魄的故事。

对面的三个年轻人是这样的组合,小伙子是法国人,他妻子是摩洛哥人,另外一名姑娘是他妻子的女朋友,也是摩洛哥人。小伙子美满是一名悲剧明星,并且是默剧。他一句英语也不会讲,却用动作给我们讲述了他怎样第一次到摩洛哥,在街上第一目击到他妻子,一颗心就坠入了爱河,于是从法国追到摩洛哥工作3年,总算把妻子追到手,目前两人已经在法国定居了,这一次是来摩洛哥投亲玩耍。我看着他的其实不算特别艳丽出众的妻子,心中充满了爱慕,怎样才能够被一个外国人从人群中一眼看中呢?“只是缘由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梦中的橄榄树(六)-卡萨布兰卡,情商低是硬伤

火车下午4点半达到马拉喀什,第二次来到这个城市,尽管仅相隔6天,却有种重逢的喜悦。打车到德吉玛广场coffee de france门口下车,驾轻就熟的找到亚伯拉罕的旅店,来开门的还真的是他。他亲热的拥抱我,把我安排在6天前的同一间房间,这一切都似时光倒流,似乎我历来没有分开。亚伯拉罕给我买了热热的卷饼作为晚餐,比肯德基的墨西哥鸡肉卷好吃多了。夜晚的德吉玛广场仍然熙来攘往,不一样于上一次在这里闲逛的是,上一次是我才第一天达到摩洛哥,对这里的一切还生疏猎奇,而这一次,却似久别重逢,明天我就将分开这个美丽的国家。

梦中的橄榄树(六)-卡萨布兰卡,情商低是硬伤

长久的摩洛哥路程,结束在巴塞罗那的蓝天与艳阳下。这一次的北非之旅,最好的礼品是碰到了七米与苏珊。回想此前一切的路程,似乎三个女生的组合老是会有最高兴的记忆。里克与艾尔莎的咖啡馆,三毛的撒哈拉,最合适拍照的舍夫沙万,梅艳芳与张国荣的菲斯老城,对比欧美发达国家的温馨便利,摩洛哥毕竟长短洲,还是有许多不透明与不确定性,但就是因为这一点点旅途中的挑战,令我更加爱好这个最像欧洲的非洲国家。不知三毛那梦中的橄榄树到底在哪里,而关于我,我最终见到了撒哈拉金黄色的沙丘与夜晚残暴的银河,距离我梦中的橄榄树,似乎又近了一步。

感激您关注“小聪看世界”,愿与您一起分享远足与生命中的点滴开心。假如您爱好,您能够:

  1. 通过右上方按键分享到朋友圈。

  2. 点击题面前目今蓝色“小聪看世界”进行关注。

  3. 点击右上角按键,选择“检查大众号”进行关注

  4. 市面上,需求进一步增强。道出的是古代诗人的平常生活状态和写作常态。